双儿宝贝

【东凯】竹林深处有人家(16)End

哇啦哇啦:

上一章戳这里:(15


--------------------------


王凯后来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那一天太让人脸红心跳了。当他一把门打开,没想到就被靳东横抱起来,这个网上叫什么来着的?公主抱,对公主抱,太羞耻了。




他胸口藏着付然的那台相机,刚才突然下雨,他怕靳东的帆布包不防水,干脆把相机拿来放在胸口自己用外衣包住了捧着。现在冷不丁被靳东这样抱住,为了保持平衡,只能一手勾住靳东的脖子。男人一改刚才在山脚下脉脉温情的样子,用很凶狠的方式来亲他,舌头蛮不讲理地钻进来,又卷住他的舌头像要吸过去。王凯被他亲得手脚发软,发出呜呜的声音。




靳东把人抱到楼梯口,考虑到等下要花精力和体力的事情还多着,就放弃了把人抱到二楼主卧的打算,把人往地上一放,就边拉着人往楼梯上走边扒起人家的衣服。




王凯只能一边抬手配合着靳东,一边还要提醒他小心相机放放好,别摔了。靳东随意地应着,亲一下王凯的嘴,脱掉他的外套,啄一下,脱掉他的毛衣,再亲一下,外面的休闲裤和内裤干脆一起扒掉。他心里只记得一件事情,要脱光他,要抚摸他,要占有他,要把他融在骨血里。




王凯被推倒床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丝不挂了,床上还维持着刚才他们临走前的样子,原本深蓝色的床单上还滑稽地铺着那条墨绿床单。不知道是丝质的寝具太凉爽,还是自己身上的体温太高了,他在床上裹着被子滚了一圈,才觉得略略降了一点温。结果等半天都不见靳东,王凯忍不住露出半个头来看,就看见靳东正在和他衣服上的纽扣做着斗争,刚才的大雨靳东几乎把伞都靠在王凯这一边,他自己身上倒都淋湿了,沾湿的衣服黏在身上,难脱得很。靳东手上不停,眼睛却动也不动地盯着王凯瞧,目光凶狠,像一只看着猎物的豹子,恨不得要把他拆骨入腹。王凯脸一红,整个人又缩了回去。



等靳东把被子掀开,就看见王凯整个人像煮熟了的虾子,红通通的,缩在一起。靳东把人翻过来,整个都压上去,肌肤相贴的美好触感,让两人忍不住都发出一声谓叹。




王凯还闭着眼睛把头往枕头里凑,靳东把人掰直了,捏着他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怎么不看我?睁眼,不许闭着。”




如扇的睫毛颤了一颤,一双圆圆的鹿眼睁开来,王凯脸红了红,动动嘴皮,讲了一句话。




靳东啊了一声表示没听清。王凯干脆伸出手,把上方的男人一把抱住了,拉下来:“快一点,想要你,不要上次那样的,要进来。”说完还自暴自弃似地干脆把两条毛茸茸的长腿一伸一勾,盘在了靳东腰上。




靳东感觉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啪得一下断了。




妈的,这时候不动不是男人人啊!








小破车一号


小破车二号




第二天王凯是被窗外的雨声吵醒的。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了大雨,雨点猛烈地拍打在窗户上,窗外其实已经亮透了,遮光材质的窗帘虽然遮住外头的光亮,但仍有缝隙让一两束光照射进来。王凯伸出手臂,想要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但刚一动身,就被身后人箍紧了腰,拖进怀里,颈窝后方传来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别起了,再躺会儿吧。”




纵夜放肆的结果就是王凯现在感到身子像被车碾过一样,翻一个身也是浑身酸痛,他滚一圈钻到靳东怀里,闷声说了一句:饿了。




这一句话才启动了靳东清醒的程序。两个人自昨天从竹林里回来后就滚上了床,王凯除了下午吃了那一盒荸荠外就再没吃别的了,不饿才怪呢。靳东撸了一撸王凯的头,又在额头上亲了一下:“那你再休息会儿,我下去弄早饭去。”




王凯再眯了一觉,醒来忽然想到昨天和靳东约了要一早去竹园的,赶忙洗了一把澡,下楼了。走进客厅一看,餐桌上已经放了几个小菜,一笼包子和一锅粥。靳东见他来了,赶紧给盛了一碗粥递了过去。




王凯滋溜喝了一口,再尝了尝包子,竟是笋丁肉馅的,又鲜又香,他吃得嘴巴鼓鼓囊囊的,还不忘问他哥等下怎么打算:“要不要先去竹园,怕再晚,游客一多,我们去不方便了。”




“不急不急,你慢慢吃。”靳东瞧他吃得香,连忙把几个小菜再推过去一点,自己就喝着粥,“崔叔刚才来过了,说我们运气不好,今天下大暴雨,直接挂了红色预警,竹园今天不开园了。”




其实靳东带他去竹园的目的已经达到,反而不急了。




“啊?不开啦?唉,我们怎么这么倒霉。”不明真相的王凯倒有点失落,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来,“你刚才说,崔叔来过了?”




“是啊,这些都是崔叔送来的,否则我变戏法也变不出来呀。你多吃点,这笋肉馅的包子还是这里的特色。”靳东有些疑惑,小孩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那崔……崔叔……他有没有问什么啊?”王凯像挤牙膏一样地挤出一句话来,说完脸都红了。昨天他们明明答应了崔婶晚上过去吃晚饭,结果胡闹了一整夜根本没顾上,也不知道崔叔他们要怎么想了。




靳东这才反应过来,王凯八成是怕崔叔他们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不好意思了。靳东笑意盈盈地看了一眼王凯,伸手过去,把粘在王凯嘴角旁的一粒米粒拿下来,神神在在地说道:“其实昨天崔叔就来过了,他看我们怎么一直没过去用晚饭,怕我们出事就过来敲门了。”




王凯一脸懵圈:“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靳东把米往自己嘴里一丢,直勾勾地看看王凯,嘴角都是调笑的表情:“因为那时候啊……你爽得晕过去了。”




这下王凯的脸彻底红透了。




一上午王凯都在负隅反抗。因为大雨的关系,竹园是去不成了,两人还要尽快赶回上海,雨天路滑不好走,又怕周日是返程的高峰。王凯收拾行李时,又看到昨天那床凌乱的墨绿色床单,一气之下,干脆揉成一团塞到靳东的行李包里。靳东知道他是真恼了,只能跟在后面看他脸色行事。可王凯磨来磨去,眼看一上午就要磨走了,靳东只好上去把人圈住了:“好没好呀?好了我们去崔婶那儿吃个午饭,就要走了。”




“不去!没脸去了。”




“嗨呀,这什么跟什么嘛,怎么就没脸去了。”靳东凑过去亲亲他鬓角,决定坦白,“其实崔叔崔婶他们早就知道了。这房子造好了之后我都是一个人来的,从没带过别人。我跟崔叔他们说了,以后要带就要带过一辈子的人来,所以呀你一来他们就知道了。”




“你你你……”




王凯“你”了半天,最后还是被靳东拖过去了,其实哪怕靳东不说,他也总要去的。哪有来玩,临到走了不和人家打招呼的道理,可心里总有些变扭,还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面对崔婶夫妇好。没想到老两口啥都没说,啥都没问,一切如常,对他们热情而又克制。三乘以七也被放到房里来玩,叼着王凯的拖鞋,亲热得很。




四个人围坐在桌旁,中午的午饭是家常面,崔婶抱歉说没想到他们因为大雨这么快就要走,午饭都来不及好好准备,临时摘了一点笋,炒了个面浇头,委屈他们了。




其实新鲜的春笋被切成丁,加上事先腌制过的肉丁,淋上酱油、糖等,再小火收汁。整个浇头色泽红亮,鲜嫩爽口,还略带甜味。王凯简直是食指大动,一个劲儿地夸好吃,说自己这两天吃得比平时一个礼拜的都好,崔婶听了笑得合不拢嘴。




两个人吃完午饭稍微休整了一下就准备出发了,拿着行李来向崔婶夫妇告别,没想到崔叔竟然捧着一大包笋,说是刚才看王凯吃得香,就又赶去摘了一些,都是最新鲜的春笋,让他们带回北京慢慢吃,靳东连忙谢过接了过来。




王凯听了心里一酸,其实两天间和两位老人的相处机会并不很多,但王凯心里能感受到两位老人是真把他们真自己的小辈来疼爱,上去抱了一下两位老人家,让他们注意身体,说得了空,就会和靳东再来看他们的。崔婶也有些动情,眼眶一红,催促着他们赶快上路别耽搁了。三乘以七难得也被离别的伤感感染,没有了刚才的欢脱劲,只轻轻地偎在王凯的脚边。车子一开,它还追着跑了好一阵子,看实在追不上才停了。




王凯看着后视镜里,大雨中他们竹林里的房子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会回来的,一定要回来的。




回去的路,王凯自告奋勇要来开,靳东原本怕雨天山路不好开有些不放心,可他和靳东说以后这也是他们的家,他总不能自己家的路也不认识吧?靳东笑着应了。




等开下了山,要走高速了,王凯让靳东给他设个导航,靳东划开王凯的手机才发现,王凯不知道什么时候拍了一张竹林小屋的照片,还设成了桌面。照片上,两旁的竹子影影绰绰,一条小路蜿蜒向上,直通向他们竹林里的家。王凯看身旁的男人笑意盈盈地盯着他手机在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昨天下山路上用付然送的那台相机拍的,觉得这张拍得最好,就拿来用了。




靳东笑着点点头说,我也觉得这张拍得好,等下发给我,我也设成手机的桌面,我们就有情侣桌面了。




王凯脸红地骂了一句不正经。




靳东想了想说道,不过这一次要不是付然的事情,他们也许还不会这么快来这儿,自己以前不相信天意,现在倒希望付然在天上能继续保佑他们。




王凯听了,身体一顿,当时就是在付然家遇到付聪,才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王凯前段时间有意无意地避开靳东,拼命拍戏,也顾不上关心事情后来的发展,想到付然最后的嘱托,心里一阵难过。




靳东知道付然李睿的事情总是王凯心里一个心结,连忙宽慰他别担心,说其实小睿根本就没想要拿付然的房子,后来侯三派了律师帮他办好手续,把房子过户给了付聪的儿子,还和付聪立了一个协议,让他不能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那小睿现在人呢?王凯又问。




靳东说付然生前有不少想要采风的地方,李睿处理好了北京的一切就走了,说是想要替付然实现生前的梦想,要把他没能去过的地方都走一遍。




靳东看刚才还兴高采烈的王凯明显情绪低落起来,安慰道:“你别担心,小睿是有分寸的,不会做什么傻事,现在能有这样一个目标支撑着他也好,况且到处走走也能散散心,总比呆在一个地方好。不过付然这件事情也给我提了一个醒。”




“什么醒?”




“这两个人在一起吧,不能光是两人高兴,还要能取得双方家长的同意才是长久之计。”




“啊?”王凯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所以啊,为了避免发生付然家的那种情况。在你不理我的这段日子,我干脆把我们的事告诉家里了。”




“啊啊?!!”靳东说的每个字他都知道,但是合起来真的是他理解的意思吗?!




靳东全然没发现王凯的不对头,还得意洋洋地继续道:“你不知道,我爸我妈啊我姐姐妹妹都接受了,我妈还问我什么时候能带你回家呢!”




“啊啊啊?!!!”王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卧槽!王凯你高速路上别突然急刹啊!!!”靳东大叫道。






End




上次第9章也不知道10章的时候,一个姑娘说要吃肉,我说再等个一二三四五章吧。现在一看果然滴16章就来了吧!就是这么有信用呢【叉会儿腰得意下!


其实和其他大大比起来,简直就是个独轮车,请不要嫌弃~~~


终于写到最后,回头一看,原来去年8月就开始写,没想到竟然拖拖拉拉写了这么久,废柴作者的渣文笔,肉也不香,感谢看到最后的你~~我们后续里再见啦~



【谭赵】门不当,户不对(24)完结(3000+)

杜琴言:

(24)


谭宗明靠着床头坐着,赵启平窝在他怀里。


上床之后他们就一直是这样,什么也没有做,就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谭宗明问赵启平:“不是说好了不接我,你怎么又去了?”


赵启平下意识地揪扯着谭宗明的睡衣,轻声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坐立不安,心跳个不停,非得要马上见到你不可。没想到,你真的遇到了危险……”


他抬起头望着谭宗明,眉间微蹙,往常盈盈的眉眼此时却满是担忧和恐惧。


谭宗明用拇指轻轻揉搓他的眉间,温柔地笑着说:“这样皱眉会长皱纹的。”


赵启平躲开他的手指不满地说:“说正事呢,你就会转移话题。”谭宗明笑着说:“这个表情就很好,我见不得你难过。”


赵启平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怯,随即故作不屑说:“就会花言巧语。”


谭宗明空着的右手握住赵启平搭在他胸口的左手轻轻揉捏说:“你知道那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赵启平敛起表情垂下睫毛轻声问:“你在想什么?”


谭宗明微仰着头说:“我在想啊,我可千万不能死,如果我死了,你跟别人跑了可怎么办。”


赵启平又气恼又好笑,表情扭来扭去,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谭宗明搂着他问:“你说实话,我死了你会不会再找别人?”赵启平半点也没犹豫就说:“会。”


还没等谭宗明做出伤心欲绝的表情,赵启平就把脸贴在他心口上轻声说:“所以,你不准死。”


谭宗明神情微滞,眼神温柔下来,他低头亲吻赵启平的额头,轻轻捏住他左手无名指的指根说:“启平,我们结婚吧。”


赵启平的身体很明显地僵住,他极慢极慢地抬头,用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说:“来不及买戒指,也没有做任何准备,我知道一点也不浪漫,可是我一刻也不想拖延。脱险之后,我在想,有些事如果不去做,将来再想做的时候可能真的就来不及了。我不想在某一天厄运突然降临的时候,我会因为没有和你结婚而无比后悔。所以,你能成全我这个自私的心愿吗?”


赵启平微张开嘴,扇动了一下睫毛,泪水倏地滑落。


他咬住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谭宗明把他拥进怀里,闭上眼睛。


这是一个非常不“谭宗明”的求婚,太仓促太简陋,可是谭宗明真的一刻也不想拖延。


他知道自己做这个决定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遇险的刺激导致一时的感情冲动。但是他需要这样的冲动,他害怕一觉醒来冲动一过,理智冷酷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又会发作。


他害怕自己会像斟酌一笔生意那样去权衡与赵启平结婚的利弊得失必要与否,他害怕自己会去想“一辈子还长,得给自己留条退路”。


他要是留了退路,可能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彻底失去赵启平。


所以,他做了最不“谭宗明”的决定,他放弃了“谭宗明式”的深谋远虑心机手段,他放弃了“谭宗明式”的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像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一样连戒指也没准备就向赵启平求婚。


而赵启平答应了他。


他知道赵启平会答应他,尽管他一直谨小慎微顾虑重重,但是他的心是那么柔软,越是朴素的求婚越能打动他。


谭宗明搂紧了赵启平。


他坐拥亿万家产,怀中这个人才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珍宝。


他们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不举行婚礼,而是像庄恕和陈亦度那样旅行结婚。


谭宗明在法国经营了一座酒庄,他想带赵启平去看看,现在最大的麻烦是赵启平的婚假。


医院太忙,最缺赵启平这种中坚力量。以往结婚的同事大都只休息几天就提前来上班,连庄恕也没有休满十天。可是谭宗明希望至少在法国玩上一个月,他劝赵启平连上年假一起休,赵启平说:“别太乐观,院长可能不批。”谭宗明说:“没关系,我去跟他谈。”


赵启平专门选了轮休的时间发喜糖,谭宗明陪他一起去。赵启平挨着科室发喜糖,谭宗明则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听了他的要求,绷着脸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谭宗明一笑说:“得了,别端着了,开条件吧?”


院长正言厉色说:“什么就开条件?谭宗明你知不知道现在医院缺人缺得多厉害?你让我骨科的顶梁柱一休休一个月,这不是要把科室搞瘫痪吗?”


谭宗明不慌不忙,举起一只手问:“多少钱?”


院长拍着椅子扶手叫:“谭宗明你别天天搞金钱万能论,我告诉你这是钱解决不了的!”


谭宗明说:“听启平说你们骨科搞了个什么科研立项?我听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这儿有张支票你看够不够?”


他将一张支票放在院长办公桌上往前一推,院长义愤填膺的咆哮戛然而止。他垂着眼皮瞄一眼支票上的数字,迅速拿过来往抽屉里一丢,砰地关上抽屉。


谭宗明笑嘻嘻地朝他眨眨眼,院长仍旧绷着脸,面无表情地说:“我告诉你谭宗明,请假可以,但不许把小赵拐跑了,你要是金屋藏娇让他辞职我可不干。”


谭宗明说:“你放心吧,就算我想,他也不肯啊?”说完他站起身说:“没事我走了啊,启平发喜糖呢,我跟着他转转。”


院长问:“我的份呢?喜酒不让喝,连喜糖也不让吃?”谭宗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巧的喜糖盒远远地抛给院长说:“喏,回家给你们家那位吃吧。”


院长捏起来皱着眉端详说:“就这么点儿?我还以为你谭大鳄的喜糖盒是金箔做的呢。”


谭宗明说:“想什么呢,再有钱也不能奢侈浪费嘛,有那么点意思就行了。”


他大步出门,院长认真地拆盒子,气愤愤地嘀咕:“只有一颗巧克力,真是越有钱越抠门!”


谭宗明出门就给赵启平打电话,赵启平说:“马上就发完了,现在在胸外科。”


谭宗明便拐去胸外科找赵启平,路过一个护士台,见几个小护士忙中偷闲凑在一起八卦。有个人嗓门大,被谭宗明听见。她说:“真没想到谭宗明居然能跟赵医生结婚,赵医生真是好手段,要是他是个女的,我肯定以为他怀了儿子。”


其他几个人笑了起来,随即便收住笑容——谭宗明站在她们面前,笑盈盈地说:“你们夸错人了,手段高的人不是启平,是我,我急着跟启平结婚就是害怕他哪天跑了,你们也知道,他不是个省心的。”


几个小护士青着脸说不出话,谭宗明原本要离开,又回过头说:“我刚给启平请了一个月假,因为要去我们在普罗旺斯经营的一个酒庄度假,时间太短了不行,你们有机会也来玩啊。”


说完,他也不去看小护士们的脸色,转身便走。


刚到胸外科,就见赵启平从办公室出来,一见他就问:“搞定院长了?”谭宗明说:“怎么可能搞不定。你呢,喜糖都发完了?”


赵启平笑道:“都发完了,刚才跟庄老师聊了一会儿,不然早就去找你了。”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谭宗明问:“跟庄恕聊什么?”赵启平说:“法国旅游攻略呗,咱们总不能一直在酒庄呆着,别的不说,卢浮宫我是一定要去的。”


谭宗明说:“好好好,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现在呢,跟我去挑戒指,我还是比较喜欢卡地亚或者宝格丽。”


赵启平说:“不不不,我还是要蒂芙尼,我的女神赫本拍过《蒂芙尼的早餐》。”


谭宗明不高兴地皱眉说:“什么女神男神的,你多大了还追星?”


赵启平鄙夷地瞥他一眼说:“我说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吧,怎么,只许把你当男神啊?我哥季白才是男神呢。”


谭宗明说:“你少跟我提季白,还你哥,什么哥不哥的,在床上你得叫我哥。”


赵启平大笑:“你多大年纪了也不嫌害臊。”谭宗明斜睨他说:“怎么,不叫哥?那想叫什么?”


赵启平脸一红,推他一把说:“开车去,你这老不正经的!”


谭宗明开车,两个人一起回家。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时,谭宗明侧过头看赵启平,赵启平半闭着眼靠在椅背上,嘴角带着幸福而满足的笑意。


谭宗明轻声问:“你现在还怕流言蜚语吗?”


赵启平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知道流言蜚语永远不会停歇,我也知道你总害怕我会退缩,以前我可能确实不够坚定,但是以后不会了。”


他握住谭宗明右手说:“我不会因为你有钱就爱你,我也不会因为你有钱就不爱你。”


他把谭宗明的右手贴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上,温柔而坚定地说:“我只是爱你而已,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谭宗明深深地看着他,赵启平坦然地回望他。


绿灯亮了,车流鱼贯而行。


谭宗明握着方向盘,望着眼前不见尽头的路。


他和赵启平门不当,户不对。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终有一天会分开。


但是,他们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朝着对方的方向。


直到他们走在了一起。


谭宗明坚信,他会带着赵启平永远这样走下去。


(完结)


PS:


没有番外Ծ ̮ Ծ(对,我就是先堵住大家的嘴,溜了溜了)


老谭送小赵的结婚礼物是那个坏了的百达翡丽表,这个情节塞不进去,我认输了ಥ_ಥ

看了微博心情很郁闷

求文

看过一篇楼诚架空文,只大体记着楼诚是国安局的少校,有风镜,台丽出入,忘了是哪位太太写的了,有知道的小伙伴吗?

英雄本色2018看完了咋还失眠了呢,

找一篇谭赵文

赵启平和李熏然是亲兄弟,后来李父把赵启平送给了赵氏夫妇,赵启平恨透了李父,李熏然上学时知道了赵启平是他哥,

哪位太太还能找到东凯的阴差阳错这篇文,怎么看不见了呢